By Emil Chan, CSG Consultancy – Performance Consultant

在九龍半島的中心的一大片地方原來已有三十幾年面目沒有改變過,這代表了什麼?

 

還記得當年剛入銀行,我的每日的工作包括將大量報表打印出來並整理。因為二十多年前未有雷射打印,報表用的紙是要特別訂製,兩邊有打孔和預印了線條甚至是銀行商標的。有的時候還會用過底紙一次打印多份。 銀行每晚可以用上幾千頁的訂製紙的供應商正是Toppan。 由於香港各大小銀行、大型企業甚至用戶人數眾多的公營機構的電腦應用及周邊配套服務需求殷切,Toppan的發展也如日中天,業界龍頭地位一直維持了幾十年。

 

大浪淘沙,資訊科技的時代巨輪比任何行業也轉得更快,去舊迎新的力量比任何產業也更強更狠。 當電腦報表不再需要用特別的紙張打印甚至只「打印」成虛擬檔案,面對市場的改變Toppan 已經核心業務從打印轉移到銀行卡、理財卡、會員卡、甚至智能識別產品的範圍。 今次全面結束印刷業務,也反映了市場的改變。 筆者相信如果香港各界信息科技應用不是發展普遍滯後,其印刷業務其實早應該結束。

 

今日的香港,大量政府內部文件文件、學生派位表格和通知、運輸署通知甚至公司註冊、樓宇買賣契約等仍然沒有跟上全球發展提供無紙化的選擇。 而每年更花費大量金錢印刷各類厚厚的宣傳廣告。 在沒有任何有效政策的指引下,招股書、選舉廣告、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報告仍然虛耗大量紙張。既不環保,也反映了政府未有為資訊科技應用投入足夠的推動力。剛發表的智慧城市藍圖裡面沒有令人嚮往的鴻圖大計卻刪去花了納稅人五百萬元請顧問公司按全球智慧城市發展而加入的共享經濟部分。一方面講推動大數據分析乃香港趕上創科尾班車的重要元素,但另外一邊卻將本來可以運用大數據實時分析市民消費行為從而讓數據說話的流動支付錯誤地放在藍圖的「智慧生活」而不是「智慧經濟」部分。 如此安排就看出政府對新經濟的認識仍有頗多改善空間。